• 都市小说完结好评榜-都市小说排行榜完本前十名完结 - 瀚空小说网

    小说排行榜~《来时有微光》林显简易章节目录精彩阅读

    来源:zsy|小说:来时有微光|时间:2022-09-23 14:39:38|作者:浩瀚

    《来时有微光》是浩瀚创作的一部婚恋生活小说,作者文笔细腻,小说的剧情不落俗套,尤其是林显简易人设很吸引人,来时有微光整片文笔极佳,强烈推荐。"林显在十七岁这年失去了一切,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了简易。他腰细腿长,人帅话不多!被美色迷惑的林显为了多看这个男人两眼,还磕破了头! 原以为再也没机会见面,却阴差阳错住进了他家。正式开启了和车神同一屋檐下鸡飞狗跳的日常。 本以为这个男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,却没想到,这个男人竟是个白切黑的斯文败类! “他是我的灯塔。我的梦想与他同在。” 他们是爱人,更是伙伴,他们

    来时有微光林显简易

    第14章救救我

    二十分钟后易泽源招摇的跑车在面前停下,他也上学迟到了,进不去校门。

    从小白那里拿到林显的电话,意外地打通了,直接开车过来。

    易泽源拿下墨镜斜睨林显,“难民?”

    林显把手机装回口袋,“有事么?”

    “没事不能找你么?”

    林显一句不能到嘴边拐了个弯,说道,“那你现在是没事了?”

    “怎么?”

    “把后备厢打开。”

    易泽源蹙眉,咬着眼镜腿遥控打开了后备厢,“干什么?我擦!”易泽源嘴里的眼镜掉下来,他推开车门出去,“你那破箱子往老子车里放?”

    林显把箱子摆正,箱子太大,后备箱根本不能合上,“就这么着吧,你知道附近有什么酒店?”

    “你要跟我去开房?我看不上你。”

    林显嘴角抽了下,差点把手中背包砸他脸上,盯着易泽源看了许久,才开口,“帮个忙,我要找个酒店临时住,我对h市不熟。”

    “我凭什么帮你?”易泽源今天穿的很干净,白衬衣黑裤子,他的脸精致,看起来有几分人样。

    只是那个眼神太恶心了,在林显身上转了一圈,往前一步,长手撑在林显身后的车上,压低嗓音暧昧道,“你想陪我睡么?陪的话我帮你。”

    林显眯了眼,舔过嘴角,“打架么?”

    “嗯?”易泽源没听清楚。

    林显活动手关节,咔嚓一声响,她说,“易泽源,我们打一架吧。”

    她被恶心到了,她已经没有理智。

    几乎是一瞬间他们就打到了一起,林显一拳砸在易泽源的脸上。

    她也不知道易泽源为什么非得找自己晦气,他非要在这个时候上门来恶心她。

    易泽源抓住林显就给撂倒,林显从地上爬起来冲向易泽源,又一拳招呼到他脸上。

    易泽源抬腿踹了林显一脚,林显躺在地上抱住他的腿就给扯倒,翻身压在他身上又朝他的脸砸了一拳。

    路人尖叫,但没有人上来拉架,他们两个打的太不讲究了。

    浑身都滚的是泥,易泽源鼻子出了血,白衬衣肮脏皱成一团。

    他翻身压在林显身上手掐住林显的脖子,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对他,也没有一个人会让他在大马路上跟人打架。

    滚得浑身是土,林显抬腿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力道很大,易泽源被踹翻出去。

    他脑袋磕在马路沿上,嗡的一声,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,他看着蓝天喘气。

    有人报警了,警笛声远远传来,林显先起身揉了揉肚子,她用力拖自己的行李箱。

    脖子一紧,林显回神一肘子朝易泽源的肚子撞去,他闷哼一声拖着林显拉开副驾驶车门塞了进去。

    林显反身想挣脱易泽源的桎梏,他一脑袋磕在林显的额头上。

    林显被他撞得流出鼻血,捂着鼻子仰头,“草你!”

    易泽源狠狠甩上车门,快步绕到另一边上车,他抹了一把鼻血。

    咬牙切齿,“你来啊!”

    林显仰着头捂着鼻子,鼻血涌到了嘴里,她恶心的不行。

    “神经病!”

    易泽源忽然笑了起来,扯到嘴角的伤,他疼到把笑又憋回去,“其实你比我神经多了,脑|残。”

    林显拿过抽纸往脸上糊,易泽源忽然停下车,他也抽了几张纸捂在脸上,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肿,十分难看,“打架打脸是不是君子?你是不是嫉妒我长得帅?”

    “我是女人,从来都不是君子。

    ”林显鼻子里扎着卫生纸,躺在座位上,额头上肿了个包,“你能不能不要再找我麻烦了?我现在已经很倒霉了。

    ”她闭上眼,“我学不乖。

    ”她很想杀人。

    林显嚣张跋扈了十七年,现在告诉她要忍辱负重。

    跟简易示好,那是简易对她好。

    可易泽源算什么东西?易泽源从头到尾一直在侮辱她,她想弄死易泽源。

    易泽源沉默,目光阴鸷地盯着远处。

    半晌后,他说,“我不同意呢?”

    车内气压有些低,林显的声音也低了下去,“刚刚冲动了,我道歉,赛车我帮你比了,我也不欠你什么。

    从今天起,我们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    易泽源不说话,很长时间,他拿出烟盒取出一支烟点燃,顺手把烟递给林显,“要么?”

    林显看着烟,看着他的手指。

    “抽完这根烟,我放你走,不抽就算了,我以后跟死你。

    ”易泽源要收回去,林显伸手夺了烟盒,取出一支轻轻咬着。

    很神奇的感觉,淡淡的烟草味,不难闻。

    易泽源把打火机扔了过来,林显接住打火机点燃了烟,瞬间被呛到。

    她剧烈地咳嗽,泪都呛出来。

    抽烟原来是这种感受,并不好。

    易泽源大笑,牵扯到嘴角的伤处,疼得龇牙咧嘴。

    也被烟呛到,他咳嗽了一会儿,说道,“你是不是神经病?你真这么不想跟我见面?你先动手打我,你把我打成这样,你单方面休战行得通么?”

    烟熏的林显睁不开眼,泪不断地往外滚。

    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  易泽源敛起了笑,盯着林显的侧脸看,嗓音哑了下去,“真的,林显,要不我们试试吧,睡你肯定特别带感。”

    其实林显很好看,五官精致漂亮,毕竟她这个发型,长得稍微差一点就驾驭不了。

    她很辣,也很野。

    “你是不是没家了?我有房子,我什么都有,你可以跟我同居试试。”

    林显笑了一声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 烟熏的她眼疼,浑身都疼。

    “你还想打架么?真的,我可以舍命陪你打,打死为止。”

    一根烟抽完,易泽源强行收回视线,坐直把烟头摁灭扔进烟灰缸,他的脸太疼了,他想女孩嘛,难免矫情,肯定不会立刻答应他,要别扭一段时间才会跟他,“去哪?我送你。”

    林显拿出手机翻着找附近的酒店,定了一家价位不怎么高的酒店,把地址递到易泽源面前,“这里。”

    易泽源发动引擎把车开出去,车厢安静,林显揉着额头的包,心里一片阴霾。

    半个小时后车在酒店门口停下,易泽源脸已经肿起来,看起来十分滑稽,“我得去趟医院,你下手太狠了。”

    林显拖着大行李想酒店里面走,“如果我今晚死了,就是你打的。”

    “草!我下手没那么重。

    ”易泽源转身拉开车门坐进去,“谁死你都不会死。”

    跑车疾驰而去,林显进酒店办理入住手续。

    酒店环境不是很好,一股霉味,便宜果然没什么好货。

    林显放下行李箱去洗手间打开了水龙头,昨天没有洗澡,毕竟是简易的住处,她心里到底是提防。

    也没有可以换的内衣,今天又跟易泽源打架,滚了一身的土。

    再不洗澡林显要被自己恶心死了,她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。

    胃部发疼,她撩起衣服看到发青的脚印,总有一天她会弄死易泽源。

    不过在这之前,她要强大起来,强大到谁也不敢欺负她。

    林显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,困倦铺天盖地,昨晚一夜没睡。

    电话响了起来,林显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是林旭冉,冷笑一声挂断把他的号码拉入黑名单,拿过枕头盖在脸上。

    林显原本想睡个午觉,下去再去学校。

    结果一睡就忘记了时间,醒来是被疼醒,她疼的一身汗,房间内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    林显四肢乏力,整个人火烧火燎,从胃部一直蔓延到大脑,剧烈的疼。

    林显想爬起来,挣扎着掉到地板上,电话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。

    林显喘息着用尽全力爬到床上,拿起手机,上面闪烁着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  林显眼前发黑,太疼了,她拿起来接通,“喂?”

    “林显?”低沉的男人嗓音传过来,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。

      林显的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“救我……”

      ……

    简易把越野车开成了超跑,一个甩尾车停了下来,他跳下车快步进酒店。

    “307住的是个小女孩对么?”

    “抱歉,我们不能透露客人——”

    “120马上就到,她情况很严重,希望你能帮忙打开房门。

    ”简易早上送她去学校的时候还是个好好的人,现在怎么突然出了问题?“她可能会死。”

    “啊?”

    “这是十分钟前她打给我的求助电话。

    ”简易把电话号码给前台的工作人员看,“她的资料里应该有电话号码,你核对下,人命关天容不得疏忽。”

    “我打电话请示领导——”

    “可能在你请示这期间,她抢救不回来。

    ”简易说,“你可以跟我一块上去,或者你们工作人员上去查看。”

    短暂的犹豫,前台说,“那我带你上去。”

    “麻烦了。”

    前台的人打开门,房间一片漆黑,寂静无声。

    她又打开了灯,没看到人,转身对简易说道,“她是不是出——”

    简易越过她进门在窗户和床的缝隙里找到林显,她脸色惨白没有血色,人已经昏迷。

    简易拉起林显看到她□□出来的胳膊上青紫交加,伤痕累累,蹙眉打横抱起林显,“赶快送医院。”

    前台也吓一跳,“啊?啊!我去按电梯。”

    林显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话,她睁开眼似乎看到个熟悉的人,连忙抓住他的衣襟,“爸爸……”

    简易没掰开林显的手,听她叫爸爸脑袋疼,他可生不出这么大个女儿,对医生说道,“什么情况?”

    “外伤没有致命伤。

    ”医生说,“不过内脏有没有破裂,我们需要进一步检查才能知道。”

    到医院林显已经彻底昏迷,也松开了他的衣服。

    简易觉得这事很诡异,按理林旭冉不敢对林显动手,那是其他人?谁呢?

    林显的一声爸爸,医生也把他当成了家属,简易蹙眉站在急诊室外面。

    想抽烟,拿出烟又装了回去。

    这倒霉孩子。

    很快检查结果就出来,林显因外力造成的胃出血,需要紧急手术。

    情况不是很好,这个病很容易致死。

    简易在考虑该怎么通知她的家人,想想她家的情况,犹豫之后,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  林显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,四周没有一个人,白花花的天花板。

    头顶仪器滴滴响着,脑袋渐渐复苏,疼从四肢五骸传入大脑,林显想起来自己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  她冲动和易泽源打架,晚上在酒店疼醒来,有人打电话。

    然后她就不记得了,病房门被推开,林显努力抬起头看过来,简易走了进来。

    他穿黑色外套,身材挺拔,目光落过来,“活了?”

    最后一个电话是他打的么?林显看到简易心情又好起来,忍不住扯了扯嘴角,“你送我来医院的?”

    简易走过来打量林显,“谁打的?”

    林显嘴唇发干,她抿了抿,“易泽源。”

    简易蹙眉,脸色难看,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意料,易泽源现在长本事了,还打女孩。

    转身往外走,病房门狠狠关上,林显瞪大眼。

    简易没有拨易泽源的电话,而是打给了远在美国的大哥。

    这小子还得让正主来收拾。

    人是他侄子打的,这回救林显,倒是理所当然。

    “你得趟几天。

    ”简易沉着脸,“你老师的联系方式是什么?我帮你请假。”

    林显盯着简易的脸,“电话号码都在手机里。”

    简易沉默片刻,“手机在酒店,我过去取。”

    林显抿紧嘴唇。

    “还有其他事么?”简易觉得这事挺操蛋,易泽源把林显打了。

    之前赛车的时候易泽源虽然对林显不客气,但是赛后,他对林显的行为分明是喜欢。

    再怎么打起来了?还差点打出人命。

    林显目不转睛看简易,简易说,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——”

    “你有女朋友么?”

    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