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都市小说完结好评榜-都市小说排行榜完本前十名完结 - 瀚空小说网

    • 首页 > 原来是你死对头

    抖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(原来是你死对头

    来源:YGSC|小说:原来是你死对头|时间:2022-09-23 14:20:17|作者:温宁宁

    精品小说《原来是你死对头》是温宁宁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主角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.它生下来!”他很强势!温宁也陡然明白了他那句‘操劳’,所谓何意,她的脸莫名一红。男人清冷地走到门口,还

    原来是你死对头

    第9章

    第9章

    瑞天公司楼下,温宁深深望着大楼。

    瑞天珠宝原身是外公留下的股权,20岁那年她接手,用三年就发展壮大,原来一心支持许逸,让他当总裁,她屈居总经理,默默无闻的帮助他,总觉得以后与他是一家人啊,可短短十天......物是人非!

    温宁攥紧双拳,直接来到顶楼股东会议室。

    门没有关,温宁走进去,猛然就看到会议桌上缠棉的两道身影。

    温思柔被许逸架在桌上,男人颀长身躯,低头在女人脖子里热吻。

    温思柔娇亨,得意的眼睛却在看着温宁,嘴里柔弱,“许逸哥哥,这可是姐姐最爱的一张桌子......”

    温宁在绑架那天已经心死。

    可眼前的一幕还是刺痛到了她。

    曾经她傻傻的以为,这张会议桌许逸坐在主位,而旁边坐着她,他们相爱般配,她最喜欢在这张桌子上画稿,因为这张桌子是以前外公用过的,留给她的遗物。

    他们羞辱过它多少次?

    温宁直视温思柔讽刺的笑,既然她挑衅,她就成全她。

    她端起一杯水,冷然泼了过去。

    “啊!”温思柔满头全湿,她扭头惊呼,“姐姐?”

    许逸猛地转头,看到温宁,俊脸一僵。

    眸中闪过一片复杂。

    温思柔弱弱躲入他怀里,惊醒了他,低头就看到女人故意露出的手伤。

    许逸拧眉问,“思柔,你的右手怎么回事?”

    温思柔委屈的看了眼温宁,“昨日我和爸妈接姐姐回家,姐姐生气不小心刺了我......”

    “什么?”那伤口不小,许逸顿时阴沉,“温宁,他们好心接你回家你还伤害思柔,你太过分了!”

    温宁简直想笑。麻木的心还是会泊泊流血。

    她望着这个曾经爱过的男人,他们把她绑架不过分,而她划破温思柔的手很过分。

    温思柔躲在许逸怀中,不免得意。她最知道许逸爱弱者,曾经的温宁不就是优秀把他压得太狠吗,不然他怎么会上了自己的床。

    昨日这贱人吊打她和妈妈,今天有她好看。

    “许逸哥哥,你也别怪姐姐。”温思柔啜泣道。

    温宁走过去嗤笑,“听到没,她让你别怪我,可能是不疼。”

    她说着,抓起温思柔的手往桌上,用钢笔在伤口狠压。

    “啊啊!”温思柔发出猪叫。

    “温宁!”许逸阴鸷脸。

    温宁朝他伸出自己被踩穿还没愈合的右手,“一报还一报罢了。我的命,你们什么时候还?”

    许逸望着她莹冷的小脸心里一惊。闪过一丝愧疚,如果不是她对公司不放权,他不会动那个念头。

    温思柔柔弱哭泣,“许逸哥哥,姐姐还是怪我们。”

    实则提醒许逸,温宁是来讨债的。

    许逸对温宁的怔忪又收起来,冷声问,“你已经不是瑞天的总经理了,你还来干什么?”

    温思柔依偎着许逸,露出了胸前‘总经理‘三个烫金大字。

    温宁的眼神尤其冷了。

    曾经,男人在她面前许下诺言,“宁宁,你永远是我的总经理。”

    她讽刺一笑,眼睛里的冷刀穿透许逸,霍然去打开大门,门外面,站了全部股东。

    显然大家都听到里面温宁来了,一时不敢进来。

    温宁漠然走回去站在总经理位置,心平气和抬颚,“大家都请坐。”

    她的气势是多年淬炼的经商手腕,与她娇柔绝美的脸完全不同,大家忌惮她,可她现在已经下台,不少股东就没听指挥,看向许逸。

    许逸冷睨了眼温宁,最烦她这股强势,以前就没给过他面子。

    温思柔小意温柔安抚男人,“别生气,姐姐她历来这样。”

    温宁丝毫不理会他俩,她带着点冷笑面对大家,“瑞天的法人是我,听说今天股东投票要变更给许逸和温思柔?我没死,各位,一份伪造的遗嘱它也作废了。”

    许逸看着她傲然的天鹅颈,目光怔忪,嘴唇却一抿。

    温思柔立刻站起来,楚楚忧伤的拿出一份病例,“姐姐,你没事大家都很高兴。只是,你已经病了很久了,许总也是迫于无奈才让你回家养病,神经衰弱和重度精神创伤,不能管理公司,这都有病例实证。”

    温宁猛地扭头,眼里的冷光杀的温思柔下意识一僵。

    但她看了眼许逸,男人没做声,她底气十足,将病例递给温宁,“你自己看。”

    温宁看到那份‘病例’,不可置信的抬头看许逸。

    那是她以前为了帮他拿单压力大患了短期焦虑,当时就诊过,留下病案,只有许逸一个人知道。

    他将这病拿给温家人,伪造成她神经衰弱,精神病。

    杀人不过头点地,她最美好年华为他的付出,成了他日后把她驱逐的刀刃。

    温宁冷笑,几乎笑出了眼泪。

    马上就有股东惊呼,“有医院盖章,是真的啊。”

    “假的,我语调清晰,思路明确,大家看不出来吗!”温宁冷喝。

    她从容的气势向来惊人,股东们一时间竟被她震得答不上来。

    这时一个小股东暗暗看了温思柔一眼,发言,“温宁,你克扣我们分红,管理公司不利,公司的飞速发展,谁不知道是许总和温思柔设计师的功劳!”

    “没错,公司这几年能撑下来,都是靠许总接单,温思柔设计畅销珠宝,就算是你没病,也没资格管理公司了。”

    温宁顿住,冷然一笑。

    是啊,她以前是背锅大侠,为了让许逸有面子,她拿的单子全部给许逸。

    为了许逸一句我爱你,她更是不断的画稿给温思柔,因为许逸说,要把温思柔培养成公司标牌,这样她才能有更多时间做他的妻子。

    可这一切,都是谎言!

    “温宁,你管理公司太严,又没本事,就好好养病吧!同意温宁退出的举手!”

    场上,四五个股东举起手,其他股东趋炎附势,也慢慢全部举起了手。

    温思柔看向温宁,眼角的得意渗着剧毒。

    温宁脸色发白,冷漠看尽这一场世态炎凉。也不难理解,温家现在大势,而她被污蔑成精神病,谁敢站在她这边。

    这场剥夺温家蓄谋已久,今天她怕是讨不到好,但公司,她迟早要夺回来。

    这时许逸站起来,宣布,“公司法人变更成功。”

    “我提任温思柔为总经理,大家以后服从她工作!”

    温思柔暗暗炫耀地看过来,她走到温宁面前,假惺惺地握上来,“姐姐,你好好养病,将来还是可以回公司。”

    温宁一把甩开她的手,“别碰,我恶心。”

    温思柔脸色难看,“你!”

    正要发作,外面走来一行人。

    关键字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