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都市小说完结好评榜-都市小说排行榜完本前十名完结 - 瀚空小说网

    • 首页 > 农家小娘子:拐个相公来种田

    小说排行榜~农家小娘子:拐个相公来种田好看吗

    来源:网络|小说:农家小娘子:拐个相公来种田|时间:2022-09-23 12:14:26|作者:顾怀之

    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《农家小娘子:拐个相公来种田》的小说,小说是顾怀之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值得非常推荐。“是你不忠在先,别把脏水往我身上泼。还有,你想试探他的真心,......

    农家小娘子:拐个相公来种田安眉依墨御辰

    “是你不忠在先,别把脏水往我身上泼。还有,你想试探他的真心,别拿我当幌子。”

    说罢,墨御辰头也不回往里走,背影透着愤怒。

    安眉依嘴角抽搐了下,完了,似乎有误会了,偏偏杜凌浩死皮赖脸缠着她。

    “好妹妹再给我几两银子去玩几把,等赚了钱我就来给你治腿。”

    “我有预感今天一定会赢……”

    “我也有预感,预感你今天一定会吃屎。”

    趁杜凌浩没回神,安眉依用力一推把人推开,忍着脚痛一瘸一拐去追墨御辰。

    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听我解释。”

    “奸夫都接你来了,你还回来干什么?等着他用八抬大轿来娶你?”

    “切,骗鬼呢吧,就他,还八抬大轿,恐怕连个轿杆都买不起吧。”

    “他买得起你就嫁他了是吧?”

    气头上的男人心眼居然这么多,安眉依发现自己被绕进去了,有点百口莫辩。

    墨御辰见她不吱声,就当她是默认了,冷哼一声自顾自拿了锄头就下地去了。

    眼不见为净。

    安眉依气地差点跳脚。

    墨御辰前脚刚走,后脚原身唯一的好闺蜜莲凤就来了。

    一见面莲凤就笑,笑得那是前仰后合,隐约透着一股子痛快劲儿。

    安眉依不明所以,“什么事这么好笑?”

    “你猜我刚刚看到什么了?”莲凤故意卖起关子。

    安眉依道:“我哪儿猜得到。”

    莲凤再也忍不住,“我看到杜凌浩吃屎了!哈哈……”

    安眉依瞪大眼,“啥?”

    莲凤幸灾乐祸摆了起来,“是这么回事,刘婶子家的小孙子闹肚子,来不及回去,在你家屋外就拉了,刘婶子都提醒杜凌浩了,谁知姓杜的跟中邪似的,平地摔一跤,正正跌到那一滩上去,哎哟,你是没看到那一嘴的臭黄汤,啧啧,可太恶心了。”

    安眉依眼睛瞪得老大,不会吧,她不过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应验了。

    呵,别的种田小说女主穿越后的金手指,都是空间灵泉什么的,她不会觉醒了金手指是乌鸦嘴吧?

    见安眉依不觉好笑,莲凤以为她心疼杜凌浩,立即收了笑,恨铁不成钢地道:“你呀,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,身在福中不知福呢。”

    不给安眉依说话的机会,莲凤摸了摸自己脸上巴掌大的红胎记,又道:

    “那杜凌浩好吃懒做,吃喝嫖赌一身毛病,像我这种没人要的丑姑娘都不稀罕,你却放着墨御辰那么好的丈夫不珍惜,偏把个二流子当块宝,说你是猪油蒙了心都是抬举你了……”

    正说着睡醒的墨麟进来,莲凤想要摸摸他,又想起每每把孩子吓哭的场景,便讪讪地笑着收了手。

    安眉依看得出莲凤因此很是自卑,默默想着等自己腿治好后,第二件事便是想法子帮莲凤把胎记袪除了。

    第一件事情,当然是给乖宝治病!

    安眉依发现墨麟进来后手一直背在身后,小脸腼腆又忐忑地仰望着她,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   莲凤也发现了,转到墨麟背后一瞧,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,“麟儿,你手里拿的纸鹤是不是送给你娘的?”

    墨麟迟疑点点头,抿嘴半晌才鼓起勇气对安眉依说:“娘,这是麟儿亲手折来为你祈福的,祝你的病早点好。”

    小小的人儿双手捧着纸鹤,虔诚敬畏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怕被嫌弃的担忧。

    莲凤不知道如今的安眉依早已不是从前的糊涂原主,生怕她又伤孩子的心,代为接过硬塞进她手里。

    “赶紧收好,莫辜负他一片孝心。”

    安眉依将纸鹤放在左手掌心,右手轻轻柔柔地摸了下墨麟的头顶,“真好看,娘很喜欢,谢谢麟儿。”

    “娘喜欢就好。”得到夸奖的墨麟眼睛霎时亮如星辰,眉眼里尽是藏不住的高兴,就好像得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珍宝。

    安眉依将纸鹤小心放到家里唯一的家具,一个很有些年头的旧衣柜里,回头发现莲凤正用惊掉下巴的表情打量她。

    她好笑地帮莲凤合上张大的嘴,“别怀疑了,你不是见鬼了,是我听进你的劝悔悟了,不会再犯傻了。”

    莲凤半信半疑,但看到她好不容易转变,质疑的话愣是没说出口,咽口唾沫后道:“想通了就好,也不枉麟儿他爹包容你这么些年。”

    “……”安眉依心不在焉听着,不太想敷衍。

    *

    送走莲凤后已是傍晚,安眉依开始翻箱倒柜收拾起原主的东西。

    她必须先理清楚原主还有什么家当,这才方便她怎么去赚第一桶金。

    可谁知道,翻来覆去地搜了一圈,摆在面前的唯有几封书信和破烂玉佩。

    原主这五年从墨御辰手里薅的再加上嫁妆本应有一百两银子,如今全没了。

    她拿起书信看了一眼,当即怒火中烧。这破烂玉佩竟是那贱男人送的,送的时候还拿走了女主的一块贵重玉佩,美其名曰信物交换。

    太蠢太蠢了……

    安眉依扶额,忍不住重重叹了几口气。

    眼不见心不烦,她干脆拿着这些“脏物”去院子里烧掉,省得看到辣眼睛。

    谁知刚到院子,杜凌浩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冒出来。

    “依依,我就知道你说的是气话,你还拿着我送你的礼物——”

    “狗东西,谁让你进来的?你还敢来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!”安眉依差点被他吓死,顺手拿起烧火棍就往他身上招呼。

    她看了眼开着的大门,墨麟下午说出去和小花玩,想来忘记关们了。

    “别打别打,我有正事要说。”杜凌浩抱着鼠窜。

    “滚,别污了老娘的耳朵。”安眉依才不信,力道一下比一下重。

    杜凌浩惊魂未定,跑到门外躲起来才道:“刚刚我看到墨麟和小花去河边了,我问他去干嘛,他说抓鱼,前几天那儿才淹死个半大小子,我怕他出事好心来告诉你一声,你倒好,不领情就算了,还差点打死我,哼,既然不信,那你别去好了。”

    杜凌浩说完就走,安眉依拧眉,拿不准真假。

    傍晚了,墨麟还没回来,她的确有些担心。

    犹豫了下,她决定还是去看看,万一墨麟真有个好歹,她肯定良心不安。

    安眉依凭着原主的记忆,赶到河边,哪儿有孩子的影子?

    她回头看着跟狗皮膏药似的非要跟来的杜凌浩,气愤地眯了眯眼睛,“你竟敢骗我?”

    关键字: